喃喃说道在这辽侯府内行动自如

分享到:
蒯越临走之前,对城门令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,道:“诶…………没想到辽侯这里城门令都是这般的英才,只是可惜了,要是在我家楚王麾下,你怎么会所也是一个副将之职啊!”
 
    赤裸裸的嘲笑加拉拢啊,本来蒯越也就是想搬回来一成,并没有别的意思,但是没想到那城门令面色不变,缓缓说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我家主公麾下,副将之人都是顶我十倍之人,某哪里敢想那些啊!”
 
    蒯越不知道,李林这里,每个军队的士兵待遇都是十分好的,这既是给他们可以为李林拼命的回报,也是为了防止他们的贪财,你根本就不愁吃穿,你还贪财,你就不怕你连现在的生活都没有了吗?李林对于贪腐的惩治就是一个字,死,不会有任何的商量,不是你可以换上贪腐的银钱就可以的,把你杀了,你家里的银钱照样充公,所以李林麾下,很少发现有贪腐的现象,再说,李林上面都有一帮老学究管着,那帮老头子眼睛贼着呢,都包括邴原这一帮人,你的小动作,在他们眼里就是熊孩子过家家,抓你的把柄,易如反掌,杀你,只要李林点头,不需要任何的理由…………
 
    蒯越心中已经,心说,李林麾下人才何其多也,怪不得这般的厉害!灰溜溜的在李林派的人带领之下进了许昌城内,许昌城内的繁华让蒯越叹为观止只是不用说,就连带着蒯越进城那人,蒯越都发现,英武无比,虽然蒯越不会武功,但是也是练过几招,跟随大军行军打仗,看一个人眼里还是有的,及时眼前这个引路之人,武艺定然不俗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九十三章 震惊的蒯越
 
    “使者大人,此地便是某家主公府邸,里面自然有人接待大人!大人请!”蒯越被人带到了李林的府邸,也就是许昌城内曹操的府邸,李林也懒得修改,就是根据家里几女的几下不知,那也是后院那边,前堂,书房什么的,压根就没怎么动,门脸也就是换了一个牌子而已,大将军府成了辽侯府,乃是现在李林的第一政府,而在北平还有一个镇北将军府,李林现在倒是还无法直接任命镇远将军那样高级的官衔,自己也是兼职,但是北面乃是王烈主持大局,许亮坐镇府中掌管幽州,辽州二地,相当于第二政府,一南一北,顶起了李林这半壁的大汉天下。
 
    蒯越看了看这李林的府邸,说实话,并不是很华丽,在许昌的曹操,还不是一个奢侈之人,府邸修的也是一般,而李林打了进来,城内自然是一场激战,这曹操的府邸也是被战火所毁坏的最为严重,李林也懒得大肆修缮,李林对于自己住的地方还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,家里几女更是没有太将排场的人,刘颖,玉儿自然不用说,焕儿乃是乌桓人,虽然汉化了多少年了,但是住着帐篷长大的焕儿当然对这个大的府邸没啥概念,最为邋遢的也是焕儿,而张素素更是军中长大,跟着一帮抠脚大汉都是没啥反应,更被说现在这样的环境,唯一大户人家出身的也就是甄姬了,不过甄姬也就是酷爱书籍和乐曲,如今许昌之中已经开始兴建大学,书籍也越来越多,甄姬只是有好书,有好琴就好,也是对住所没啥讲究,这可就让这刘和府邸成了一个许昌城内的笑话,简单的修缮一下之后,根本毫无豪华质感,跟许昌其他地方的繁华成了鲜明的对比,但是谁也不敢小看这么一个简陋的府邸,这可是大汉辽侯的家,谁敢放肆?
 
    蒯越略微惊讶李林府邸的简朴之后,对引领自己而来的那人拱拱手道:“多谢将军了!”蒯越管他叫将军,也是因为看这个人那气质,还有脚下的步伐,定然是一个武艺高强之人,估计是个什么将军,所以才这般的叫。
 
    哪知道那人赶紧摆摆手,道:“大人可不敢这么叫,小人担待不起!”
 
    “哦?”蒯越一惊,疑惑道:“不知道这位小哥在军中担任何职位?”
 
    就看那人笑着说道:“呵呵,某就是一个小小的护卫,普通士卒!”
 
    “
 
    蒯越看着那人的背影,喃喃说道:“在这辽侯府内行动自如,莫不是那护卫营的士兵?”
 
    废话,李林从府内派出去通报的人,不是护卫营还能是谁,要知道李林府上的下人丫环其实并不多,而且都在后院,只要是出府邸传令的事情,李林一般都是交代给方方,而方方拍的人,当然就是护卫营的人,淡然了,此护卫营不是李林身边的那300护卫营士兵,而是主要负责这李林的刘和府邸保护的让你,而那300人,乃是专门负责李林安全的,护卫营也是因为李林的势力越来越大,分为了好几个部分,但是李林身边的那300人,永远都是最为厉害的人,剩下的被筛选下去的,次一级的也就成了保护辽侯的府邸的护卫了李林离开,方方不在之时,自然会派人留守,负责家中几位夫人,公子,小姐的安全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蒯越大人!”只听到一声叫喊在蒯越的耳边响起,蒯越一看,浑身猛然一抖,晃着手指指了指眼前之人,惊讶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
 
    只看那人淡淡一笑,道:“蒯大人说笑了,某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?”
 
    “徐元直!”蒯越重重的哼了一声,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叛主求荣,投靠了李林!”
 
    不过,站在蒯越面前的,不是别人,正是那徐庶,当然是被李林留下下来,而徐庶竟然跟杨修说了一句同样的话,就是不求在李林麾下封官,只愿意做一个笑笑的刀笔吏,李林当然也不会委屈了徐庶,就让徐庶留在府中,邴原为五官中郎将,而他就是五官中郎将从事,也就是给邴原打下手的,但是级别可是不低,邴原什么级别,徐庶给他当个副手,这不必刘备麾下那个什么军师待遇好?更何况,李林对于徐庶这样的聪明人,绝对不虚假,有啥说啥,跟聪明人说谎,那你一定要比他还聪明,李林很有自知之明,想要留下徐庶,必需以诚相待,不玩刘备那些什么假仁假义,就是单刀直入,你想要啥待遇,我都能给你,你想要啥工作环境,我也能给你,除非那个人是个傻子,或是想诸葛亮一般,宁为鸡头,不错虎尾的人,但是到了李林这里,李林怎么会让你当虎尾呢?但是想做虎头当然也是不可能的。
 
    看到了徐庶,蒯越怎么会不惊讶,徐庶的本事,蒯越在荆州自然是见过的,几个巧计,就化解了毛阶的离间之计,后来也是帮助刘备小小的快速发展了那一段时间,要不是后来一个事接着一个事,蒯越说不定还要下手除了这徐庶呢?
 
    徐庶摇摇头,道:“蒯的人此言诧异,良禽择木而栖,良臣择主而事,某为何就不能投靠李元杰呢?”
 

欢迎转载蚂蚁团队彩票|蚂蚁彩票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蚂蚁团队彩票|蚂蚁彩票官网 » 喃喃说道在这辽侯府内行动自如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